潍坊科技学院  
第181期: 第03版:农圣文苑 上一版  下一版

梧桐树

   期次:第181期   

我原本以为,无情的时间会筛落许多我们不曾努力保留下来的东西,现在当我站在那时光的列车推移出来的距离之外,才豁然明了:原来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那些在我们认为无足轻重的东西已经化为生命的骨架,连缀成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主体。这大概就是我为什么直到今天还不能忘记那棵孱弱的梧桐芽的缘由吧!我的确不能忘记它。

记得那是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家屋门口左前方的梧桐树墩上生出了一棵小芽。一长出来就不像样子:细长的枝干畸斜着,婴儿巴掌般大的叶子透着苍黄的颜色,没一点生气。直到早春时节的一天,母亲把水缸从屋里搬到它的旁边,才觉得它长的不是地方,唠唠叨叨地要铲掉它,而我却固执地要留下来,我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相信终究有一天,它会成为栋梁之材。的确,人类没有权利对任何生命随意地生杀予夺!

梧桐树最终被留了下来。就在水缸边。

仍然没有人在意它。非但如此,更让我气恼的是,我的小侄女走进院子的第一件事便是用手攀住它,陀螺般围绕它转几圈,还时不时扯下一片叶子。于是本来便毫无生气的梧桐树就只有寥寥几片叶子高悬枝端,那么孤寂,那么无助。但我不曾料到的是,梧桐树仍然珍惜着自己的生命,不卑不亢,不屈不挠,它的黑绿色的枝干,它那泛着绿意的叶脉清晰如盖的叶子散发出动人的生命之光。它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自暴自弃,它浑身充满着力量和美感,它在告诉我:生命就是不屈的抗争!是的,生命犹如沧海桑田,有谁会准确预料它的前途与未来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古今中外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一年以后,我到远离家乡的县城读高中,我只能一个月回家一次,但在学校里,我依然惦记着它,胜过对母亲的思念,仿佛我们已是把臂的朋友,时刻心相连。我更发觉,我从梧桐树的身上感悟到了难以言说的生命的真谛。

几年之后我上了大学,便不再常见到它了。毕业那一年的暑假,我回到了家。刚走进胡同,便看见大如云朵的梧桐树枝叶繁密,向四周张扬着,匝地的浓荫凉爽了整个院子。我的心里立刻潮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激动……

一阵风吹来,如椽的枝干和繁密的绿叶沙沙地响。啊!梧桐树,你为谁而歌!你为谁而舞呢!

是为生命!为不屈的生命!

生命,多么可贵!

是的,如果我们自始至终善待每个生命,不分尊贵与卑贱。那么,我们的世界又将是什么样子呢?                           

寿光市教育局  张玉波

版权所有 潍坊科技学院 Copyright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